伟德国际bv1946

行业资讯

与超级都市渐行渐远 宝钢不锈上海部分产能关停

编辑: 发布时间:2016-06-27 浏览次数:1229
打印 收藏 关闭
字体【
视力保护色

  宝钢和上海市政府产业结构调整的约定期限所剩无几之际,宝钢不锈上海本部的碳钢业务全部停止。

  6月21日,宝钢发布消息,宝钢不锈2500m?高炉在20日下午生产完最后一炉铁水后,圆满完成肩负的历史使命,正式画上历史性的句号。宝钢表示,2500m?高炉和碳钢相关产线停产,是上海市和宝钢集团按照"减量、增效、调整、发展"总体原则做出的重大决策,是落实国务院关于钢铁行业化解过剩产能实现脱困发展的意见的重要举措。

  据宝钢不锈实行董事、总经理胡学发先容,相关产线停产以后,宝钢不锈在上海地区将减少产钢量250万吨,能大致减少190万吨标煤的消耗,给上海城市做贡献。

  实际上,剔除去产能等行业本身因素,钢铁企业和城市的相容性已经越来越差。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李迅在接受澎湃资讯采访时表示,"上海实际上已经进入后工业时代,后工业时代城市的产业结构主要以第三产业为主。所以传统的制造业,像钢厂、冶金制造这类产业,早晚都会转移。"李迅认为,钢厂在工业化城市中的逐渐消失,这是一个世界性的趋势。

  曾经的纳税大户

  钢铁企业作为曾经的纳税大户,地方政府一度纷纷抛出橄榄枝。行业惨淡之际,这种情况却已悄然转变。

  李迅对澎湃资讯表示,"过去,钢企作为交税大户,城市非常愿意接受。但之后发现钢厂在给城市创造税收的同时,也带来了很多问题,比如说环境污染、资源的过度利用,所以到一定阶段以后钢厂也会转移"。李迅强调,城市钢厂转移是一个客观规律,特别是中国东部沿海城市都会碰到这些问题。

  上海市政府和宝钢之间的钢铁产业结构调整计划早在2012年就已启动。彼时,上海市政府与宝钢就推进上海宝山地区钢铁产业结构调整签署合作协议,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俞正声出席签约仪式。

  按照当时的调整要求,在2012—2017年实施上海宝山地区的钢铁产业结构调整,以推进节能减排、促进产业与城市融合。该轮调整计划将对上海宝山吴淞工业区的企业以及罗泾生产基地进行调整。调整后逐步转型,重点作为战略性新兴产业——新材料、节能环保等产业的发展基地。

  预计调整任务完成后,上海地区将总量减少铁产能约580万吨、钢产能约660万吨,相应减少300万吨标煤能耗。

  也就在这一轮调整计划启动后的两个月,宝钢罗泾厂全部停工,百亿投资成空。而当时距离宝钢罗泾厂开工尚不足5年。为配合上海世博会召开,罗泾厂2004年从上海浦东搬迁而来,2007年全面建成投产。当然,宝钢罗泾厂停产的另一主因则是止亏。

  面临城市挤压的当然不只宝钢一家。首钢早在2005年已首开世界特大型企业搬迁先河,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召开背景下,首钢涉钢系统从北京西部消失,搬迁至河北曹妃甸。

  一名钢铁行业的资深人士此前对澎湃资讯透露,"政府寻求土地商业价值的最大化"也是这些城市钢企搬迁的主流因素。

  除去这些因素,城市钢厂关停也涉及到钢铁去产能的问题。李迅认为,"钢铁、煤炭、水泥、玻璃整体产能过剩、供大于求。中国,甚至全世界都有这样的要求,就是把这部分过剩产能压下来"。

  城市钢企后遗症

  不过,城市消灭钢企并非易事。

  首当其冲的是就业问题。李迅对澎湃资讯表示,"最大的还是就业问题,钢铁厂工人如何再就业?不能把他推到社会上去,要给他创造新的就业岗位。如果解决不好,可能会引发新的社会矛盾"。

  值得注意的是,就业问题也是目前钢铁行业化解产能过剩遇到的最大拦路虎。中央财政设置的1000亿元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重点也在于"救人",而非"救企业"。

  针对宝钢不锈此番停产碳钢业务,业内一名钢铁分析师对澎湃资讯表示,"宝钢不锈的停产应该分步进行,先停碳钢,后面再是韦德国际。"该名分析师认为,宝钢不锈没有全部停产的原因之一就是为了"平稳解决员工分流转岗难题"。而对于韦德国际资产,宝钢内部此前就曾做过多个搬迁方案,包括将韦德国际资产搬迁至福建或者宁波。

  另外,既有厂房的再改造、再利用也会面临选择。李迅认为,"老厂房年龄长了,你再利用有一定的危险性,有的时候改造的成本比新建还要高。但是再利用是很有价值的,工业遗产会成为城市一道特别的景观,是一个历史记忆,而且会创造一个特殊环境。"

  据胡学发先容,现在有100多个人在策划,把宝钢不锈原有厂址转化为服务、旅游、创意、设计、科研,会保留很多值得纪念的工业遗产,然后进行再艺术化。

  首钢当年也对原有厂房进行类似处理。2009年,首钢启动编制《北京首钢旅游发展总体规划》,确定首钢腾退后8.56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充分利用首钢的特殊资源,发展旅游、学问创意、休闲娱乐等产业。

  不过,在老厂区的再利用过程中,环境整治会成为一个问题。李迅表示,"老的钢铁厂,土地、地下水曾经都被污染过,而且污染很重,它的再利用涉及到土壤的修复、地下水整治问题,这个一定不容忽视,不要出现'毒跑道'等类似事件"。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